日本行家長反饋-高哲夫家長

尊敬的老師你們好!

       哲夫在清明假期給我們分享了他愉快的日本遊學課程。

       因為孩子是近期第二次去日本,除了一如既往的讚歎日本環境乾淨、人們行為舉止有禮有節外,更多了幾分從細節觀察的角度。

        在民宿家庭他非常感謝日本媽媽對他的照顧。說日本媽媽喜歡給他“明治”優酪乳吃,共同生活的橋本太郎(音)哥哥很喜歡電玩,幾乎所有時間都在玩電玩不過他很有禮貌,每次給上班的爸爸道別都要三次以上,屋裡、門口再見後還要跑回自己屋間視窗再遙遙道別。而日本爸爸應該是個銀行家,非常忙總是衣著整齊的去上班。   

       哲夫說他與日本民宿家庭相處很愉快,有邀請他們一家來我們上海家旅行,不過他們好像覺得很不好意思。

       溝通方面沒有覺得困難(沒有具體描述怎樣溝通的)。從宮崎駿動漫工廠回來有送給哥哥一張門票做紀念禮物,去超市購物有想給日本媽媽買一個化妝品小分裝瓶做禮物。(送沒有我沒記清楚)。

        去到長野雪的學校非常好玩,不過因為他們組他看上去最小,大家都不給他分配工作所以他很無聊。團隊鑽木取火時其他人不知道在草木冒煙時要用嘴輕輕吹才能有火苗(他個人在大學堂學到的經驗)當他去吹煙時,別人都阻止他所以他覺著很沒勁。

        一個非洲小孩總是去招惹他(當然我也相信他也會去招惹別人)還給他比劃不雅手勢,後來他悄悄溜到這個非洲小朋友上方把懸掛的雪弄下去砸了他一下,結果被“惡人先告狀”,他們領隊就總看住他,跑一陣又被拎回來坐“冷板凳”。

       不過最高興的是在雪的學校交到一個“摯友”15歲的日本某某君(什麼名字我忘記了),他們相處愉快某君還給他取了一個喜歡的日本名字。

        整個溝通過程都用的是英文,哲夫認為平時在課堂上英文好的同學都溝通不太順利,因為他們總擔心說錯,發音對不對。他舉了一個例子:有天晚上他無意間發現可以聯接上Wifi,而機器搜索到有一個名字像日本女生的wifi帳戶名,他就叫班上一個女生去幫忙問,結果女同學就只會捧著機器一遍遍叫wifi?沒人理。他急了就大聲用英文問“who 's某某?果然有個大女生跑出來,他又說“Please tell me wifi 嗯嗯”加上手勢,別人馬上就幫他聯上了。通過這次活動他認為學習英文很重要。

        哲夫非常喜歡火車,日本行照相機裡99%都是各種火車及火車細節的照片。而且研究會了怎樣換乘各種線路,回家後又百度日本各大火車公司做更多資訊瞭解。

       我們開心聽完孩子的出行體驗,並沒有做任何評判與要求。相信收穫最大最開心的一定是哲夫自己。這裡唯有對整個活動課程辛勤付出的老師們表示深深的感謝!

                       

                                                  高哲夫母親  唐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