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行家長反饋-黃柯維家長

    2015年4月3日週五,在結束了為期十天的日本之行後回到家,我第一眼看到的柯維是愉悅的、帶著一絲熱情和興奮的,我的心一下子放下來。我原本一直擔心他進門的第一句話會是:“媽媽,日本太不好了!”因為,在那幾天裡不太看到他的照片,偶爾出現也是沒有笑容的一張臉。我想,這個小朋友這次受到磨煉了。但是,沒想到,情況比我想像的要好。

    當我問到日本之行印象最深的是在哪一站時,他回答,是在日本家庭。

    我當時聽了有點意外,但再一想就能夠理解。因為迪士尼,他去過法國的那一家,所以不會太新奇,而且估計東京狄斯奈樂園裡人也不會少,排半天的隊玩個幾分鐘,多少有些掃興的。而此行最後一站[雪的學校],因為之前他到過東北雪鄉、乘過雪地摩托深入林區看雪原和霧凇,所以相對來說也會減緩一點冰天雪地對他的視覺衝擊。但是,進入日本家庭生活,對柯維,還是第一次!並且,是在沒有父母陪同,語言不通,對對方家庭完全陌生的情況下!如此想來,這給他留下最深刻難忘的印象也在情理之中了。

    我在他自己帶去的相機裡看到了好多照片,他拍了他們家人的照片,並幾乎把山下家的屋子拍了個遍!包括庭院、起居室、臥室等各種生活空間,甚至連敞開的衣櫃、衛生間的馬桶和上下的樓梯也都拍進去了,向我們展示了一個活生生的、日常的、平凡的、流動著的日本家居生活圖。

    深度融入日本家庭的日常生活,感受他們在平凡日子裡簡單、平靜、溫馨的點點滴滴,早餐和他們一樣吃米飯、配蔬菜湯,還有超好吃的一種魚(平時不愛吃魚的柯維回來還念念不忘),和他們的孩子一起玩,看三年級的哥哥和幼稚園的妹妹如何鬥嘴吵架被氣哭,跟著他們去他們的小學校,和他們的同學、鄰居小夥伴一起去戶外打球騎車玩耍聚餐……啊,我想,這樣的旅程安排、這樣的生活體驗是我們帶他出去觀光旅遊所給不到的,太難得的機會,太珍貴的時光!

柯維的日本家庭是一個典型的日本四口之家,山下一家。

爸爸每天一早7點就出門上班,晚上11點才回來,很辛勤的工作。媽媽在家照顧兩個孩子,分別是念小學三年級的兒子和還在上幼稚園的小女兒。

這位就是哥哥,名字叫裕貴。                                                                         妹妹美織,有著蘋果一樣的臉蛋

這位就是柯維口中的民宿媽媽,美紀。我一看到她照片中的樣子,就不禁喜歡上她給我的感覺是樸素的、親切的、賢良的、整潔的、內秀的。而來,柯維告訴我,和他一起去到山下家的明瀟同學跟他講:“我們的民宿媽媽是看著最順眼的(一位媽媽)。”哈哈,我想,小朋友們也很有洞察力呢,人跟人之間真的是有眼緣的。

還有這位,他們家的寵物狗狗,柯維幾次告訴我它的名字,可是我又忘了。

     柯維一直很盼望有一條狗,但是因為種種原因,到現在都沒有實現這個願望。這次,他在日本家庭裡遇上這條狗狗一定非常高興。我從他帶回來的照片裡看到很多他跟小狗的互動,充滿了溫馨與愛。

    日本家庭不光在那幾天裡照顧柯維的生活,臨分別還送給他許多小禮物。這些禮物,有吃的,有玩的,有可供使用的,都有著小小的、可愛的樣子,裝在漂亮的紙袋子裡。當柯維到家的那天晚上,我們一起件件拆開的時候,都被準備禮物的人這份難得的用心感動了!

    而在所有美好的禮物中,還有下面這本珍貴的相冊!正是通過這本相冊,我們認識了山下一家,也瞭解了柯維在他們家那幾天的生活片段。在接待柯維和明瀟的那幾天裡,兩個日本孩子的學校給他們放了假,使得他們可以陪小客人好好玩,而另外有一天,他們則把柯維和明瀟帶去了他們的學校,還認識了他們更多的同學!真是很棒的安排!他們還把柯維介紹給自己的朋友,小夥伴們一起玩。

    在這本相冊的最後一頁,他們寫著這樣一段話:“我很高興能一起度過……。”他們的用心,以及在細節之處流露的樸素而真摯的情感給我們全家留下了難忘的印象,非常的感動和感恩!

    柯維帶回來日本家庭送給他的這麼多美好禮物,同時也帶回來特別買給媽媽的一個小禮物,是一個立體式的便簽簿。當我欣喜地拆封的時候,他還不忘強調說:”宮崎駿的哦!“大概是在宮崎駿親自設計的那個美術館買的吧。他問我喜歡嗎?當然喜歡啦!他說,那就好。他自己覺得買錯了,不是最滿意呢。

     以前一直是我給他買禮物,還記得一零年的時候從漫天雪舞的北海道給他背了個帶音樂的泰迪熊玩具回來,一路上連包裝盒都捨不得拆了扔掉,現在卻是他從日本東京不遠千裡帶禮物回來給我了。我怎麼會不喜歡呢!突然感覺他像個小大人了,帶著點自主、自強的味道。當然,他沒有忘記給自己也買點什麼:)

學校給每個小朋友30000日元額度的零花錢,讓他們可以練習購買電車票、吃午餐飲料等,在實踐中瞭解當地貨幣,體驗當地生活。最後剩餘下來的錢再交回給老師。我覺得這個辦法真好,不失為一項綜合的鍛煉,小朋友們從中可以學到很多,包括對金錢的預算管理、合理使用、對欲望的控制、甄別的眼光、對中日幣值兌換比例的瞭解,等等。

   而柯維,我發現一旦當他有獨立選購商品的自由時,體現了他選擇的能力,他是有所側重的,也是有節制的。他給自己買了一個小小的計算器,這學期數學課要用到的,還買了一個可愛的小本子,他最喜歡畫他的那些小塗鴉。還有,當然是玩具啦!他給自己買了3個“敢達”機器人拼裝玩具。一下子買3個,還不少啊,結果他在家裡拆玩具的時候,自我解釋似的說:“這個玩具在那邊賣3000多日幣,折合人民幣才150塊啊!比這裡便宜多了。”我一聽,哦,匯率也瞭解了。的確是便宜多了,所以買了3個,哈哈!

   行程第五天,柯維以及他的同學們和民宿家庭的孩子一起出發,乘坐交通工具前往長野參加[雪的學校]各項雪地活動。覺得他們真是很棒,得到鍛煉了!

     柯維回家後,我在他的行李背包裡發現了一方折得小小厚厚的紙張。打開一看,原來是[雪的學校]的活動安排表,上面有關於HIPPO家庭俱樂部的緣起介紹、此次活動的項目、作息安排、簡易的地圖等。難得的是無論色彩還是編排都充滿了純真、可愛,使閱讀它的人仿佛一下子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時代。我想,當小朋友拿到它的時候也一定被吸引了吧。

    還有一個小小的袋子,裡面裝著柯維的一疊名片,也有別人的幾張名片,還有幾塊創可貼。這是柯維人生中的第一張名片了,上面有他在山下家和寵物狗的合影,看到他的興趣愛好裡寫著“打籃球、畫畫、數學”,呵呵:)

所有這些都是值得珍藏的小物件,連同這一段美好的經歷!

    參加活動的人彙聚在當地的民宿,當置身於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群,而且是這麼一大堆幾百人的陌生人群,我可以想像柯維的內心一定是緊張的、不放鬆的,所以這樣的經歷對他來說本身就是一種不言之教了。去感受體會瞭解接納自己的內在情緒,學習如何在一個全新的環境中安住下來,如果有可能的話再邁出一步逐步融入新的環境、結識新的朋友,並樂在其中。

    就是這樣,通過活動去經歷,推他一把,再推一把。然後,在一次次的小心翼翼、惶惶恐恐、緊張兮兮中,他一點點磨煉出來、從容起來、成長起來。

    在長野縣的這個小村莊,對這群四年級的小學生而言,他們興奮的也許還是各種各樣的雪地活動吧。雪上徒步、雪地冰淇淋、挖雪屋、雪上遊戲、雪地營火,前所未有的體驗,會讓他們終身難忘的吧!柯維到家後首先就用雞蛋、牛奶做起了冰淇淋,不過他說沒有雪地冰激淋好吃,我相信那是真的。在活動的最後一天,大家搭建起一個大大的營火堆,最後熊熊點燃的營火將雪地上的一切創造又回歸為零。不遠千里來到這片陌生雪地上的人們也將各自離去,沒有了這些五彩繽紛的身影的雪地又將回復一片純白與寧靜。

    但是,曾經燃燒過的這團火焰會暖在這些孩子的心裡吧?就像冰淇淋的香甜滋味縈繞不去一樣吧。而裕貴,和柯維,他們會記得彼此嗎?記得在某一年的一個春天,一個來自中國的四年級男孩住進了一個日本三年級男孩的家,並且用相機拍下了這個日本男孩微笑的鏡頭,記憶從此聚焦定格。

後記:

這次日本國際課程極大的挑戰和鍛煉了孩子的獨立能力、融入環境的能力、協作溝通的能力,也激發了他的潛能,逼迫自己使用有限的英語與日本家庭溝通,並且與他的同學互幫互助(當明瀟一時答不上英文的時候,就捅捅一旁的柯維讓他支招;而柯維回到家則在鋼琴上單手彈奏起宮崎駿《天空之城》的主題曲,說那是明瀟在日本時教他的),兩個孩子也與日本孩子之間建立了可貴的友誼。

對於日本,我們中國人大凡都懷有比較複雜的心態。我也知道,有些家長對此行去日本在個人感情上是有所排斥的。為了讓柯維能以開放、不帶成見的眼光去認識日本這個國家,我在之前寫給他的一封信中特地提到YFU平臺,提到在二戰結束後不久的1951年,Rachel Anderson  女士如何帶領75名德國中學生前往美國開始他們為期一年的國際文化交流活動,一年後當這批學生離開的時候,受到幾百名美國人的送行和祝福,並留下不舍的眼淚,國家之間戰爭的仇恨得以化解,創傷開始修復,民間的交流和理解增強了。我想,通過這次日本行,柯維對日本這個國家有了更多的認識和瞭解,開闊了他的眼界和認知。

     非常感恩大學堂精心的策劃、組織和安排!感恩所有為此付出的老師、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