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聖遂:憶南懷瑾先生-經世致用的文化大家(附《南懷瑾選集》典藏版出版)

2013-04-12 09:33:28

(賀聖遂:復旦大學出版社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編輯)

在2012年國慶日前夕,記者曾聯繫了出版過眾多南懷瑾先生著作的復旦大學出版社社長、總編輯賀聖遂,但當時賀聖遂不相信南懷瑾先生的病危傳言,他說,一個半月前還和南懷瑾先生在一起吃過飯。賀聖遂回憶:“南懷瑾先生當時身體還很健康。他吃飯不怎麼吃東西,主要是陪我們吃,但他耳聰目明,無論是向他請教,還是我們之間的問題,他都隨時可以參與意見。”

席間,賀聖遂與一位初次見面的冒先生請教籍貫,南先生聽到後大聲說:“如皋,他就是冒辟疆的後人,他的祖宗可是很風流的啊。”(注:冒襄<西元1611-1693年>,字辟疆,明末清初的文學家,江蘇如皋人>。如今,言猶在耳,但南先生已駕鶴西去,賀聖遂現在談起與南先生的最後一面,仍唏噓不已。

賀聖遂說,南懷瑾先生是一個充滿智慧的老人。不僅是來自書本的智慧,還是教人做事做人的智慧。他雖然身居書齋,但他對天下事瞭若指掌,讓人不得不佩服。我想他的書為什麼賣得好,與他的人格魅力有關係,他的讀者中,不僅有大學教授,還有企業家、藝術家、大學生,他的書別人看得懂,用得上。

復旦大學出版社可以說是國內最早出版南懷瑾先生著述的出版社,早在1990年,就出版了他的《論語別裁》,並且當時是南先生自己支付的出版費用。坦率地講,當年出版南先生的書是很困難的,因為他早年是持不同政治立場的,而《論語別裁》又是一部隨性發揮觀點的著作,因此,我們在編輯工作中,對其中不符合大陸意識形態的內容進行了很多刪節。但南先生非常通達,經過我們編輯的書稿他都基本贊成,從來沒有和我們在這方面發生過爭執。上世紀90年代後,他已經改變了原來的政治立場,並且做了很多兩岸和解的工作,他很樂意為兩岸的統一做些事情。《論語別裁》出版後,當時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反響,特別是在幹部及企業家中廣受歡迎,然後才逐步普及到一般民眾。我的感覺是,南先生的著述和一般的學術著作不一樣,先生的講解都站在學以致用的立場上,語言通達明瞭,見解機智幽默,和海外的新儒學有一脈相承之處,但又自成一家。他的著作中很少有那種嚴肅、學理性的考證,因為他不屑為學理而作研究,而是以經世致用、匡正世道人心為核心價值。《論語別裁》一炮走紅後,大陸很多出版社都對南先生的著作產生了興趣,而我們編輯和印製的品質也一直為南先生所信任,所以我們一直保持著愉快的合作關係。到現在為止,我們已陸續出版了30多種南懷瑾作品,都獲得了很好的反響。尤其是《論語別裁》一直暢銷不衰,去年年底,我們還特別推出了一個線裝版本。據統計,現在各種版本的《論語別裁》總銷量已經超過了100萬冊。南懷瑾先生是一位非常值得敬佩的人。首先,通過出版和閱讀他的著作,可以感覺到他裝載的中國文化博大精深,我不知道當世能有幾人精通儒釋道三家文化,但南先生一定是其中之一。

其次,他的人生態度和智慧令人難以企及,我每次拜訪他,都能感覺到在他身邊有一種寬和、親切、隨意的風範,他是一位令人仰止的文化大家,但他沒有一點架子,在他面前你會感覺如沐春風,沒有一點拘謹,這種風格令人感動。

第三,只有接近他你才知道,南先生並不只是一個書齋裡的人,只會談文化和歷史,其實他是一個世事洞明的人,可以說做到了“秀才不出門,盡知天下事”,這當然跟他的身份有關係,每天他都會接待很多客人,他的很多時間都是交給朋友們的,因此他對天下的大事小情瞭若指掌,往往有一些洞見。我認為他是一位真正的哲人。南懷瑾先生的仙逝是中國文化的一個損失,他讓中國文化和我們的時代親近了,和各行各業的人親近了,這是了不起的。他用大家能聽懂和樂於接受的語言及觀念向我們普及傳統文化。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把他的著述繼續做好,緬懷紀念他是希望他的著述能傳播得更久遠,能夠對他生前最關注的世道人心有所裨益。

-------------------------------

《南懷瑾選集》典藏版出版

(中國新聞網2013年4月7日記者樓乘震)

近日,由復旦大學出版社精心編輯、印製的《南懷瑾選集》(典藏版)出版,並同時冠以臺灣老古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和復旦兩家出版社的LOGO。《南懷瑾選集》(典藏版)將於下月上市。

南懷瑾先生選定復旦大學出版社

書籍是南懷瑾先生最為重視的思想傳播的途徑。南懷瑾先生早年在臺灣即創辦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負責書籍的保存、整理、出版和發行。他的書進入內地準備出版之時,他對出版社小心謹慎地反復選擇。自1990年,復旦大學出版社梓行《論語別裁》,首次將南先生著作引進大陸。2003年,該社又將南先生著作編輯成十卷本《南懷瑾選集》,受益者無數。

2012年7月12日,南懷瑾先生在太湖大學堂專門約見了復旦大學出版社常務副總編孫晶。南懷瑾先生說道,臺灣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的書,一直委託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現在還保留我們兩方的合作”。南懷瑾先生還指出了排印中出現的一些疏漏,並提出了具體的解決方案,包括封面設計、紙張以及要求出版社派人到太湖大學堂參與校對等等,事無巨細,都一一進行了交待。孰料兩個半月後南懷瑾先生仙逝,這些囑託竟成遺願。

新典藏本更加完善

復旦大學出版社在臺灣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的獨家授權和大力支持下,遵照南先生的交待,一絲不苟地與老古文化最新版《南懷瑾選集》逐一核對,校正不同,更改錯訛,並將原來的部分刪節內容作了恢復,在核對引詩、引文上也做了大量工作。整部《南懷瑾選集》(典藏版)比之2003年復旦版的選集更有了明顯的進步。

同時,為實現南懷瑾先生生前再三強調的杜絕盜版,防止誤導讀者的心願,此次典藏版推出時將同時冠以老古和復旦兩家出版社的LOGO。對此,臺灣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發行人郭姮妟女士介紹說,之所以要充分強調版本概念,是由於南先生的著作有許多講授記錄稿,經由臺灣老古文化事業有限公司整理、編輯、出版。老古文化每推新版,都要在南先生的指導下進行修訂,並由南先生最終定稿。因此,在南先生去世後,最新典藏本推出時通過冠以兩家出版社LOGO的做法,能夠幫助讀者明瞭這一版本的意義與價值。南先生生前說,他的書在市場上盜印的很多,希望能夠打擊盜版印刷和盜版電子書,因為不能讓錯誤的書誤導讀者;南先生還特別提到要把打贏盜版的罰金捐給國家和政府,捐給慈善公益事業。

南懷瑾其他書籍將陸續出版

為了更好地讓廣大讀者讀到南先生著作的真本,除了此次增入《莊子諵譁》作為選集的第三卷,增入《南懷瑾與彼得·聖吉》、《南懷瑾講演錄》、《答問青壯年參禪者》、《人生的起點和終站》四書作為選集的第十二卷,使原復旦版《南懷瑾選集》十卷本擴容為典藏版的十二卷外,臺灣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還與復旦出版社計畫,雙方將繼續合作,將南先生的其他著述也逐一精校,陸續納入《南懷瑾選集》(典藏版)。

與此同時,復旦大學出版社董事長賀聖遂表示,為了紀念南先生,更好地傳播、弘揚南先生的思想與理念,除了《南懷瑾選集》(典藏版)之外,復旦出版社還將在臺灣老古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的支持下,陸續出版經南先生親自審定的《兒童中國文化導讀》、《兒童西方文化導讀》等一系列出版物,希望通過這些相關書籍的出版能夠啟發讀者自覺完成人格,如此,南先生書籍的出版才不失其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