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夏令營教師感想 王慧

參加夏令營有感

                                     ————王慧

夏令營的日子在和孩子們的朝夕相處中不知不覺就流逝了。

還記得第一梯的時候,我們討論隊名、合作畫隊旗,很多孩子已經可以堅持自己的看法並且給出合理的理由;記得美食節為我們的中國餃子切菜準備和餡的時候,孩子們在旁邊猛搓手躍躍欲試的樣子;記得我們隊呼裏有幾個用孩子們的話說來是很幼稚的動作,但是表演的時候每個人都是很賣力地演示出來 ;記得身著救生衣嘴巴裏嚷嚷著很害怕 ,結果卻連跳了8次水的女娃子······這一切歷歷在目。一切充滿著未知,在緊張而激烈的活動中,在安靜而舒緩的靜定中,時間沒有和我們打一個照面,就遠離我們。

最顯而易見的變化是對於孩子:團隊合作,開闊視野,自理能力的提高,時間觀念的培養等等,每個孩子都可以說出自己的進步。反過來,對同樣參加課程的老師又何嘗不是一種鍛煉和提升?

    我們變得更加包容,理解孩子的不同,尊重這些差異性。

老子說: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水的包容值得每個人去學習。每個班上什麼樣的孩子都有,有嚷嚷很害怕、卻跳了8次水的女娃子,也有嘲笑別人卻一次水都不敢跳的男同學;有適應能力特別強的孩子,也有適應能力不太強的孩子。多多考慮下孩子們的成長背景,想想產生這種原因的合理性,尊重孩子的差異性。術業有專攻,每個孩子都有閃光點,如果很不巧,真的遇到優點很不明顯的孩子,也請相信,一定是自己缺少一雙發現美的眼睛。

    另外,我們變得更加懂得合理安排時間,分配工作和任務。

CIT似乎沒有我們設想地那麼有能力,杯子會漏擦幾個,拿東西找不到地方,做事情時那麼不細心。孩子們似乎也比資料上的年紀還小,爭一支鉛筆到底是誰的,胃痛還沒好就偷偷吃太多,自己對什麼過敏永遠搞不清楚,上床爬梯子會摔破頭。鑒於以上種種,所有事情都自己做似乎最放心。結局是自己像個悲壯的英雄一樣孤獨地戰鬥,不眠不休,還是分身乏術。換一個打開方式事情就對了,CIT的隊旗畫得特別認真,跳得舞蹈特別熱情好看,做的披薩醬很受歡迎,孩子們也像個小大人一樣搬運工具,幫忙受傷的同學去醫務室,在老師疲乏的時候帶來安慰的話語。他們似乎比同齡的小朋友來得更善解人意、樂於助人。

    我們也變得更加熱愛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每天沒有時間去體悟人生,因為每個人都踏踏實實在人生裏過活著。匆匆忙忙中就發現時間給了自己很多寶貴的東西。短暫停留的時候才發現,夏令營中的所學所感必將成為以後工作和生活的源泉和動力,帶著這些寶貴的經驗也好,教訓也好,接下來的道路一定變得更加平坦和從容。

夏令營對老師的益處實在太多了。如果說第一梯的時間是讓人毫不知覺的,那麼隨之而來的第二梯則截然相反。我清楚地知道被給了多少日子,默默地計算著手中僅有的時間,眼睜睜看著它們溜去——叫孩子們起床的時候,時間從孩子們惺忪睡眼裏溜走;武術課時,時間從武術老師們發出口令的嘴巴裏溜走;每一次排隊集合時,時間拍拍每個人的頭,確認好人數後,就大踏步地離開······每結束一個活動,時間就從我的手裏拿走一張代表這個活動的券,終於手中的券越來越少,只剩最後一張。時間並沒有因為手中的券僅存一張而心軟,它像往常一樣面無表情地拿走那張券,與往常不同的是,這次它向我揮揮手。

於是,我看見孩子們在宿舍裏熱火朝天地打包行李,興奮地托著行李準備重回父母溫暖的懷抱。可是,臨上車時,偏偏又淚眼婆娑地向我們揮手,一步三回頭,我看見每個人都紅著眼睛互相擁抱,互道珍重。離別的氣息縈繞在校園上空,久久不散去。

這個時候的孩子們已經不是剛進校門、不舍離開父母懷抱的他們,CIT也不再是第一天集合開會時滿臉稚氣滿懷未知和新奇的CIT,帶隊老師也不再是每天重複沉迷於工作的帶隊老師了,甚至學校也不再是這些事情發生之前、這些人來過之前的樣子了。當然了,不然為什麼白白走這一遭呢?

為什麼要走這一遭?之前之後的不同到底在哪里?

當然中間也有一些迷茫,這個迷茫不是純粹來自於夏令營,而是來自這麼多年教育工作的總結:當很多回饋認定我們所做的是徒勞無功,我們該怎麼看待自己辛苦的付出?

你看到一只蜻蜓受傷了,困在教室裏,撞在玻璃上飛不出去,你將它拿起來,撫摸它的頭,安撫它的心情,然後將它小心翼翼地放飛到草地上,它飛過草坪,可能會回過頭來看你,它不會說話,只能用這種方式表達它的感激。

你看到一只貓落入下水道裏,費盡心思將它救上來,將它清洗乾淨,給它食物,然後將它放走。它或許會圍繞在你的腳下轉幾圈,抬起頭久久地凝視你,走的時候回過頭來看看你,它同樣不會說話,只能用這種方式銘記你的救助。

它們畢竟是低等動物,很快就會忘記這一切,將來再見你的時候,十分陌生,不會像童話故事裏那樣,給你銜來寶石,幫助你耕種,甚至滿足你期盼已久的願望。

你解開了一個孩子的困惑,陪伴一個孩子成長,他一段求學結束了,就會離你而去,開始偶爾會傳短信、寄明信片,漸漸也就淡忘了。我們分別的時候那麼不舍,留下的那滴眼淚比紫霞仙子的還要真。

這些感動的瞬間很快就消失,但是有了這瞬間,世界就不是原來的世界,不再是沒有這瞬間的世界。感激和不舍的目光消失了,但感激和不舍彌撒在校園裏,某天你在校園裏行走的時候,樹木給你陰涼,花朵給你芬芳,你就會感受到蜻蜓、貓咪、孩子的溫暖。某天你在社會上疲於奔走的時候,陌生人對你伸出援助之手,你就會感受到世界上多了那一刻感動所帶來的不同。

像顧成所說的“我們把心給了別人,就收不回了,別人又給了別人,愛便流通於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