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裏的太湖

徐一玮 2010年太湖大學堂夏令營第10組

第一章 起

早在顛簸的車上就已看見了太湖,只一眼便將它望進了我心,甯靜的村舍散布在周圍,河岸擁有綠蔭的點綴,萬丈的陽光傾瀉在上面,就成了完美的勾勒,再加上幾艘船舶的鋪墊,五柳先生的桃花源一定是在此落戶了。對于這次夏令營,心中不禁再添幾分憧憬,心界也開闊了許多,畢竟很久都沒有如此親近大自然了。

隊友之間的初識總套上了現代人的枷鎖,畢竟大家都圃于自己的小圈子太久了,心靈因之而逼仄和狹小,反映于外,自然是一臉的冷漠和淡定的神態。

夏令營第一天的活動安排就很好地考慮了這一點,大地遊戲使我們很快就互相認識起來,隊裏有永遠不急的容安(飯神,永遠都是打6勺飯的狠角色),喜歡跳舞的陳錦楠(噸哥,睡衣派對被侯老師說成是2000年的深圳迪斯科冠軍),總是一本正經的朱柏衡(毛澤東,說話很有範兒)

第二章 承

夏令營開始幾天的活動都是輕量級的。我主修的是野外求生,本以爲是在戶外,因該是酷熱難當的,但是那裏綠蔭如蓋,暑氣全消。可見現代人並不是脫離了空調就無法生活的,只是人爲地制造自我滿足罷了,但滿足的同時也忘記了大自然的饋贈。我們全隊通力合作,用了四個上午做出了一艘8人座的木筏,只可惜下水那天太湖水庫放閘,導致水流湍急,因此沒有完成劃到對岸的偉大目標,甚至連把竹筏逆流而上重回岸邊都甚爲艱巨,但是我們卻很享受,畢竟自己的勞動成果沒有泰坦尼克號的下場。

中午的靜定課也是一大特色。仿佛排斥了所有的紛擾,在一個偌大的禅堂中百號人的心都悠悠然地靜了下來,在幽靜去尋求真我。特別是後來的唱經,細細品茗,感覺尤爲澄澈與空靈,給人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一種天宇之間唯我獨存的感覺。

後來組織了看電影,我們年齡稍長的是去看了紀錄片《天玄地黃》,從這部影片裏面可以強烈地感覺到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對立和沖突,人類逐漸地呆板成了機器,自己給自己營造了擁擠的生活、混亂的狀態,逐漸地喪失了本質的東西,還了解到不同意識形態的人的信仰和風俗,許多曆史問題,如:奧斯維辛,以及霸權主義等等,收獲頗豐。

第三章 轉

夏令營的生活並不總是安逸的。

最令人糾結的就屬鐵人三項和野外求生了。

荷爾德林曾說:人生充滿勞績,但仍詩意地棲居大地。若在平時,鐵人三項中的勞績我絕對堅持不下來,但不知爲何,在那種特定的環境裏我讓它變得極富詩意,大抵是因爲隊友們的同甘共苦和強烈的團隊榮譽感,6000米跑完也並沒有感覺有多艱苦。更何況我們隊的飯神是帶傷跑步,此人都沒有一句怨言。

此野外求生非彼野外求生。艱苦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我主要是負責拾柴和砍柴,頭頂驕陽,這是正面的打擊,到了晚上得道升仙的蚊子對于我們就是暗中的攻擊了。蚊子數量多,吸血性強,不怕蚊香,不怕艾條,可以隔著衣服褲子咬,倒是令人油然而生敬佩之情,經此一役,負傷慘重,疹子在大腿上實行了農村包圍城市,而再看看舍友,他們早已被武裝奪取政權了。不由得感歎,這些蚊子業已得道成仙了。

第四章 合

14天對于漫長的生命長河來說就如彈指一揮間,我們都感覺一切仿佛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但是所留下的回憶還是很有紋理,忘不了那晚148人的吉尼斯紀錄,忘不了和隊友們瘋狂地跳入太湖水中,忘不了那些純洋蔥的披薩,忘不了酷熱時送來的一袋碎碎冰,忘不了我們的隊呼,隊歌,舍歌,忘不了和隊友在一起的每一個日子,忘不了CIT對于我們的建議和幫助,忘不了惜別晚會的悲怆與傷感…………

夏令營委于我心的實在太多太多,培養了我們的交際能力,領導能力,培養了我們的韌性,培養了我們的定性,茁壯了我們的身體,潤澤了我們的心靈。

這一切的一切,都將潑上色彩,輕置心房,雖不能再次顯現,但日後一定會時時浮現。

金聖歎在《西廂記讀法》中說:“有此許多起承轉合,便令題目透出文字。”我卻言:“有此許多起承轉合,便令生命透出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