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肠日记 Day 1 四年爱班 王懿聆

      晨六点,一同学起床拉筋,另一同学把该同学刚拉好的角度使劲拱到45度,招致该同学的不满。

尽管不满,主人同学一到7点,就给破坏她练功的借宿同学喂了早餐,美其名曰“定时定量喂养”,据说此观念是为了控制香肠的体重。

      喂好早饭,主人同学就带着插班生同学到小区里散步,引来无数围观,众人惊呼“好可爱”。主人同学观察了一下形势,预计这热度上个“仁恒热搜”甚或“联洋热搜”绰绰有余,于是未经与其母商议,自行拟好了口头新闻辞:近日,某市民牵一家养宠物猪出街,引来众多市民围观,据称,此品种小香猪在市面上极为罕见,该小猪为太湖大学堂校长郭女士引入并亲自喂养......Blablabla 。

      未几,遇小区内一八月大柯基犬。起初,猪与犬皆兴奋不已,疯狂地互嗅气味,结果气味不对,互判为异类,遂从互嗅改为互吠互撕,猪猪终拜下风。认输之后,香肠同学跑至绿化带拉了一坨屎,据他同学说,比在学校时拉的屎的质量要好。柯基犬主人连忙递过一只专门装宠物屎的袋子,贴心ing。

      散步半晌就主动往家的方向走去。才来一个晚上就认路了,果然比狗聪明,并且说明,他觉得我家挺温暖的,所以毅然抛却外间的繁华,宁愿回家独守一方清净。

      香肠,一只可以与之劈情操的小猪,大约丝毫不逊于《夏洛的网》里那只名叫威伯的纯真小猪。

      今晨,主人同学起晚了,6:30方醒,去佛堂探望借宿同学,发觉一直比较安静、淡定的香肠有点烦躁。仔细查看后,发现香肠已在佛堂的一个角落里撒了一泡大大的尿。于是主人同学不淡定了,赶紧呼叫其母。其母淡定地拿了报纸和手纸处理新鲜尿液。同时,主人同学赶紧把借宿同学引到阳台上给他喂早餐,然后把他独自留在阳台上玩耍。过了一会儿,主人同学的妈妈处理好尿液去开了阳台门把借宿同学放进屋里,然后赫然看到香肠同学已经找了一个阳台的角落拉屎完毕。小猪猪的屎是干干的一条,很容易清理,刚清理完一大摊尿液的主人同学的妈妈顿感香肠的原监护人、班主任在把香肠交托给我家时的tips没有错:香肠的卫生习惯还是不错的~嗯,观察到了,他不会把屎尿拉在自己睡觉的窝里,就算临时监护人没有严格按照每二小时把一次屎尿的原则给他在指定地方拉屎拉尿的机会,他自己解决内急的方式也是悄悄地找个不碍事的角落完成了,不会给人带来很大的烦恼,更不会大张旗鼓、大摇大摆地在房间正中央或沙发、床什么的上面随地大小便,真的是蛮乖巧和贴心的。

      在新环境里获得安全感后,借宿同学开始各种卖萌。主人同学在做作业,暂时没空理会插班生,他就跃上主人同学常坐的小沙发,通过各种花式拱,不一会就把他同学的校服棉背心穿在了身上,然后无辜地站在沙发上任人给他拍照、拍视频。

      人们在屋子里各安其职,不一会,刚才跑到各方面前轮番邀宠、力求注意力资源关注未果的香肠不见了。寻至主卧,但见一只盖世美貌、倾城无辜的小香猪赫然立于大床之上,姿态优雅,遗世独立,睁着有着稀疏眼睫毛的眼睛,就那么抒情地望着你,望着你,直到望得你心酸 我问他:你在思考什么呢?他默不作答,以刘胡兰般英勇无畏的凛然的眼神凝望着前方......的一堵墙。让他下来,哼哼唧唧地不肯下,拽着他身上的绳子方才让他在无限不满的抗议声中离开了他的猪生里如梦如幻的高光时刻。

      离开了大床上的华丽舞台,香肠回到了平凡的客厅。主人同学的妈妈在沙发上坐下,开始念每日上午必念的七遍《心经》。甫一开始念,香肠就把两只前蹄搭上了同学妈妈的膝盖,可怜巴巴的眼神令人不忍直视。他的同学妈妈问道:要抱抱吗?香肠一跃而上,瞬间把自己调整到一个很舒服的姿势,蜷缩在妈妈怀里。妈妈继续念《心经》,念到第三遍还没念完的时候,香肠用粉唇大嘴使劲拱妈妈的手臂,把自己的头埋入妈妈的肘弯,然后,几秒钟之内,小猪猪就合上眼睛,很有安全感地睡着了真不愧是在太湖大学堂每日经典诵读的氛围中熏习着成长的小猪同学,而连着两个晚上在借宿之家的佛堂里整晚听着佛号安睡的体验也不是每个插班生都有的福利,不得不感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香肠真是一只好有福报的猪猪呢~

(to be continued) 

 

      妈妈搂着香肠念诵《心经》的慈爱模样刺激了主人同学,尤其是香肠在怀中安睡时,妈妈对香肠的夸赞更是让某同学的嫉妒之火气焰熏天,妈妈这样夸赞道:我们小肠肠喜欢一个人就直接扑上去,又拱又亲,肠肠从不算计,跟着自己的直觉和本能表达自己的欢喜,此曰“纯”;肠肠想吃东西就赤裸裸地显示,从来不把自己贪吃的一面隐藏起来,完全没有99.99999%的人都有的谄曲心,此谓“真”。合起来,我们小肠肠的新名字就叫“纯真”。不得了,主人同学据此开始了对亲妈的一系列控诉:香肠在家里地板上,尤其是佛堂里拉屎又拉尿,妈妈笑眯眯地,一点都没责怪香肠,我要是做错了这么多事,妈妈肯定没有这样的耐心~我下了校车就说了,我负责照顾香肠,妈妈负责照顾我,可是妈妈现在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香肠身上,根本没有关心我,还老夸香肠,妈妈爱香肠,一点都不爱我~Blablabla. 妈妈笑笑,不做解释,搂过亲娃说:妈妈今天一整天都陪你,香肠交给你爸爸,你要妈妈怎么陪都行~于是,一上午,一大一小两辆自行车骑行至公园看樱花,玩了数个游乐项目,也把她从小就梦寐以求的跟妈妈一起骑公园里的双人车的愿望实现了。中午回家给香肠喂了午餐,跟他玩了一会,又拉着妈妈去家附近的shopping mall吃母女午餐,淘小女生流行什物,洗了头也剪了头发,傍晚时分欢天喜地地和妈妈一起骑车回家了,路上说“这是我最爱的一天”(该同学生命中“最爱的一天”很多,每次“最”完后总还有下一个“最”,把她的生活渲染得很高潮迭起的样子)。回家后,妈妈提出带香肠出去散个步,娃说把作业最后剩下的一点做完就出去。做好作业后,某同学很积极地给香肠喂了晚餐,就跟妈妈出门遛香肠。在会所广场前路过妈妈前老板家的楼下,临时起意带香肠上去做了不速之客,娃和香肠都收到了热烈欢迎。在做客结束后的下行电梯里,某娃开始了对亲妈的新一轮控诉,围绕“妈妈爱香肠不爱我”。一句“因为香肠是你带回来的,你不是十天里背了四篇(还是六篇?)经典才换来可以带香肠回家度周末的奖励吗?妈妈照顾香肠也是爱屋及乌呀......”刚出口,娃就抽抽噎噎开始哭,说妈妈不理解她,妈妈完全不爱她,云云。回到家,把娃和香肠都安抚入睡,当妈的念完每日入睡前的21遍《百字明》,想着香肠纯真无辜的眼神,想着娃发自内心的委屈,想到自诩为高等生物的人类自小就会给自己制造种种烦恼,而通常被视为卑贱的畜生如一只小猪反是活出了真我的样子,想吃便吃,想拉就拉,想睡即睡,觉得谁的气味吸引它就义无反顾地扑上去表达自己的喜欢,真真觉得世间很是魔幻,人生亦是无趣、无味至极,很是颠倒。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